Friday, December 16, 2016

跑步的故事

跑步的故事

跑步的故事

跑步时的哲学疑问

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的人喜欢拼命地从我身边跑过去,跑到我前面。让我以为,让我以为我能够对他们刮目相看。看,他们好厉害,比我跑得快得这么多呢。但最后,他们却喜欢在我前面几米到十几米的地方,停下来。而我,不得不再次超过他们。

事实陈述

今天又去跑步了。

和前面某期播客的联系

我突然想到之前Esther说,Bye Bye那期节目她听哭了。虽然节目好像是我在说我自己的事情,但借由我的叙述,让大家看到了自己。仿佛说的是我的事情,但其实是每个人的事情。这种心情,是一样的。

关于“一样”的形容,我比较喜欢Freeman Dyson对Einstein比自己早离世时的嗔怪:

现在他比我早那么一丁点离开了这个奇怪的世界。不过那不代表什么。像我们这些信仰物理学的人知道,过去、现在和未来的区别不过是一种稳固而持久的幻觉。

Disturbing the Universe, Freeman Dyson

大家可以根据这句话,体会一下“一样”的意思。也可以在心底用矫情装逼一类的词汇表示对我的鄙视。

毕竟,看起来这确实没什么关联。就像下面紧接着的这段引用一样没有关联。

过去和将来离我们并不遥远。600年前及600年后的人们是和我们—样的。在宇宙中,他们是我们的邻居。技术引起并将继续引起的生活和思维方式的深刻改变。把我们和我们的邻居区分开来。而至为宝贵的,正是这种把我们维系在一起的亲近关系。

Disturbing the Universe, Freeman Dyson